【智慧製造典範升級系列報導四】智動化過程的最大挑戰:老師傅與新技術團隊的磨合

2021/07/09
From:天下雜誌

讓懂程式語言的專家,幫助生產套筒扳手的工廠升級轉型,銳泰的智動化過程充滿挑戰,職場世代間的衝突也不斷,老師傅與新技術團隊如何磨合?考驗主事者的智慧。

銳泰精密董事長 游祥鎮。
銳泰精密董事長 游祥鎮。圖片來源:上銀科技

既非工廠二代,也非機械工程背景,1974年次的李連峰進入銳泰服務之前,曾經待過觸控面板廠、廣播器材廠、內衣工廠、香辛料工廠、機械零件廠、腳踏車廠、工具機廠,身為資訊管理專家他在銳泰精密董事長游祥鎮的託付下,展開和上銀合作的智慧自動化計畫。

「游先生有個遠大的夢想,他希望彈性製造這件事,有朝一日可以被發揮得淋漓盡致。」李連峰舉例說:「假如今天有客人來到銳泰,說明想要的套筒有哪些規格,上面又希望刻上哪些紋路和文字,我們可以馬上將需求輸入,自動透過系統安排工單生產,讓客人知道接下來是哪些機台會幫他生產。數量不大的話,甚至帶客人巡個廠、喝杯咖啡就可以取件了。」

重新建立標準化習慣,創造正面效益

熟悉程式語言的李連峰,見證過資訊時代的變遷,在智慧自動化的過程,他首先要讓工廠內的新舊員工們,開始建立「標準化」的習慣;其次是面對人力短缺、產業競爭加劇的各種威脅,他的主管希望能彎道超車,讓主要生產線直接進入智慧自動化,但這樣的工程相當複雜。

「每一顆套筒要生產出來,都必須經過好幾道加工站,過程中每一個加工站,都必須給它一個固定代號,假設我們定義車床加工機的代號是001,之後不管換成生產哪種規格的套筒,只要會經過同一台機器,系統都應該用001去指稱它對吧?就像你的身份證字號一樣。」但是整理銳泰過去的生產資料時,他赫然發現同樣的加工機台,竟然存在不一樣的代號。

「從前銳泰沒有專業的資訊人員,對資料的要求不夠嚴謹。之所以沒出大問題,是因為工單交到技術人員或老師傅手上,大家也還是看得懂,明白上頭寫的東西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可是將來產線智動化後,前述一切都會交給電腦系統去管理,當定義不夠清楚時,電腦就會混淆,做出錯誤判斷。」李連峰說,重新建立「標準化」的作業習慣成為必要,未來才能充分發揮自動化及智慧化的正面效益。

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將舊資料重新「標準化」後,李連峰請同事撰寫程式,彙整資料庫和生產線上收集得來的數據,轉化成經營者都看得懂、也真正需要的訊息。「以前沒有標準化、數字化,管理者難免會失焦,找不到真正應該關心的資訊在哪裡,自從看板放上去之後,廠內生產指標的改善就蠻明顯的。」這套讓李連峰滿意的看板系統,正是出自一名大學剛畢業的年輕同仁王品淵之手。

職場世代差異,如何幫助老師傅丟開包袱

個性主動積極的王品淵,因為協助解決問題而成為兩家公司合作案的新聯繫窗口,但不同世代職場文化的差異,卻讓他吃足苦頭。第一場誤會的源頭,是因為一台送料機,當黑手技師出身的老師傅終於開發出第一台原型的送料機後,團隊前來觀摩測試。過程中,因為有顆套筒半成品因為角度問題,突然卡住不動,一旁看著的老師傅瞬間綠了臉,趁著大家不注意時,若無其事地伸手撥了一下,讓卡住的工件繼續往前輸送,但這個小小的動作卻讓自動化的意義蕩然無存。

事發當下,王品淵相當不能諒解老師傅的作法,直到他碰巧有個機會和老師傅私下深談,才發現一切其實都是「面子」問題。原來老師傅當時也為了設計卡關的問題頭痛不已,之所以忍住不說,只是因為不想讓其他公司的人質疑自己沒有能力,所以下意識地伸手介入。

談開之後,王品淵自己也上了一課,原來老師傅在意的是「面子」,尤其面對一群年紀比他小上不只一輪的年輕工程師,更難坦白承認自己的設計有瑕疵。在那之後,王品淵便試著把他注意到的問題點先和老師傅私下溝通,對方也從善如流修改設計,第二版的送料機開發出來後,原本的卡料問題也就漸漸獲得解決。

溝通的落差與人力不均造成衝突

另一場誤會的源頭則是花模。原來,銳泰所生產的套筒扳手,之所以能夠在國際市場上無畏削價競爭,致勝的關鍵除了中鋼供應的特殊鋼材外,還有在「刻字滾花」這道工序上的獨門工夫。前者在中國大陸的鋼鐵廠興起後,優勢逐漸喪失,唯獨後者仍是銳泰有能力爭取到國際大廠高階套筒訂單的利基所在。在銳泰原本的生產線上,套筒加工、刻字、滾花分屬三處不同的工作站,上銀團隊規劃將它們合而為一,以極大化機器手臂的使用效率。

由於這台新型的刻字滾花機將是一個關鍵性突破,讓工程師們急著發包施工做測試。有一天,王品淵收到上銀寄來的花模設計圖,特地交給廠裡的一位老師傅看過,確認圖面細節完全無誤後,便請製作模具的廠商協助開發。哪知道當新的花模送來後,老師傅搖搖頭,表示這副花模設計有問題,上頭少打了六個孔洞,不幸的是,模具已然經過特殊的熱處理手續,要再重新鑽孔也來不及。在接下來的日子裡,王品淵又接連發現,還有許多沒有事先被定義到的生產狀況,陸陸續續在測試現場出現,讓氣氛十分低迷。

另一方面,上銀與銳泰合作的專案也陷入了漫長停滯,原因是人力資源不夠平衡。由於上銀有充裕的資源可以投入整組的研發人力,專門協助銳泰佈建產線,然而仍屬中小企業的銳泰,卻還有例行性的訂單需處理,難以撥出同等的人力前往配合,導致無法配合,雙邊的人力落差,甚至影響公共安全。

最後,這些流言在游祥鎮強勢介入後暫時中止,但銳泰邁向智動化轉型的過程,宛如一場高潮起伏的八點檔連續劇,衝突與挑戰重重,有待逐一克服。